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孟子论智_百度文库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12-25

  孟子论智 孟子论智 “智” 有聪明、 有智慧与智谋之义。 《孟子》 一书中出现 “智” 字,共有下列几处: 1,孟子对曰: “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,是故汤事葛、文王事 昆夷;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,故大王事獯鬻、句践事吴。以 大事小者,乐天者也;以小事大者,畏天者也。 ” ( 《梁惠王 下》 ) 2,孟子曰: “齐人有言曰:虽有智慧不如乘势,虽有鎡基不 如待时。 ’ ”[“有智谋不如乘时机,有锄头不如等农时。 ”] ( 《公孙丑上》 ) 3, (孟子曰) “由是观之,无恻隐之心非人也,无羞恶之心 非人也,无辞让之心非人也,无是非之心非人也。恻隐之心, 仁之端也;羞恶之心,义之端也;辞让之心,礼之端也;是 非之心,智之端也。从之有是四端也,犹其有四体也。有是 四端而自谓不能者,自贼者也;谓其君不能者,贼其君者也。 凡有四端于我者,知皆扩而充之矣,若火之始然、泉之始达。 苟能充之,足以保四海;苟不充之,不足以事父母。 ” ( 《公 孙丑上》 ) 4,孟子曰: “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?矢人唯恐不伤人,函人 唯恐伤人,巫、匠亦然,故术不可不慎也。孔子曰:里仁为 美。择不处仁,焉得智?’夫仁,天之尊爵也,人之安宅也, 莫之御而不仁,是不智也。不仁不智、无礼无义,人役也。 人役而耻为役,由弓人而耻为弓、矢人人而耻为矢也。如耻 之,莫如为仁。仁者如射,射者正己而后发,发而不中不怨 胜己者,反求诸己而已矣。 ” ( 《公孙丑上》 ) 5,孟子曰: “为高必因丘陵,为下必因川泽,为政不因先王 之道可谓智乎?是以惟仁者在高位,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 于众也。 ” ( 《离娄上》 ) 6,孟子曰: “爱人不亲,反其仁;治人不治,反其智;礼人 不答, 反其敬。 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, 其身正而天下归之。 ” ( 《离娄上》 ) 7,孟子曰: “仁之实,事亲是也;义之实,从兄是也;智之 实,知斯二者弗去是也;礼之实,节文斯二者是也;乐之实, 乐斯二者,乐则生矣。生则恶可已也,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 之、手之舞之。 ” ( 《离娄上》 ) 8,孟子曰: “天下之言性也,则故而已矣,故者以利为本。 所恶于智者为其凿也, 如智者若禹之行水也, 则无恶于智矣。 禹之行水也,行其所无事也,如智者亦行其所无事,则智亦 大矣。天之高也,星辰之远也,苟求其故,千岁之曰到可坐 而致也。 ” ( 《离娄下》 ) 9,孟子曰: “昔者有馈生鱼于郑子产,子产使校人畜之池。 校人烹之, 反命曰: 始舍之圉圉焉, 少则洋洋焉, 攸然而逝。 ’ 子产曰:得其所哉,得其所哉! ’校人出,曰:孰谓子产智? 予既烹而食之,曰得其所哉,得其所哉。 ’故君子可欺以其 方,难罔以非其道。 ” ( 《万章上》 ) 10,孟子曰: “百里奚,虞人也,晋人以垂棘之璧与屈产之 乘假道于虞以伐虢,宫之奇谏,百里奚不谏,知虞公之不可 谏而去, 之秦年已七十矣。 曾不知以食牛于秦穆公之为汙也, 可谓智乎?不可谏而不谏,可谓不智乎?知虞公之将亡而先 去之,不可谓不智也。时举于秦,知穆公之可与有行也而相 之,可谓不智乎?相秦而显其君于天下,可传于后世,不贤 而能之乎?自鬻以成其君,乡党自好者不为,而谓贤者为之 乎?” ( 《万章上》 ) 11,孟子曰: “恻隐之心人皆有之,羞恶之心人皆有之,恭 敬之心人皆有之,是非之心人皆有之。恻隐之心仁也,羞恶 之心义也,恭敬之心礼也,是非之心智也。仁、义、礼、智 非由外铄我也,我固有之也,弗思耳矣。故曰求则得之,舍 则失之,或相倍徒而算者,不能尽其才者也。 ” ( 《告子上》 ) 12,孟子曰: “无或乎王之不智也,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, 一日暴之、十日寒之,未有能生者也。吾见亦罕矣,吾退而 寒之者至矣,吾如有萌焉何哉?今夫弈之为数,小数也,不 专心致志则不得也。弈秋,通国之善弈者也。使弈秋诲二人 弈,其一人专心致志,惟弈秋之为听。一人虽听之,一心以 为有鸿鹄将至,思援弓缴而射之,虽与之俱学,弗若之矣。 为是其智弗若与?曰非然也。 ” ( 《告子上》 ) 13,孟子曰: “广土众民,君子欲之,所乐不存焉;中天下 而立,定四海之民,君子乐之,所性不存焉。君子所性,虽 大行不加焉,虽穷居不损焉,分定故也。君子所性,仁义礼 智根于心,其生色也脺然。见于面,盎于背,施于四体,四 体不言而喻。 ” ( 《尽心上》 ) 孟子所言“智” ,有智与智者之分。对于智,孟子重在求得 固有“是非之心” 。对于智者,孟子认为,一是能以小事大, 二是行其所无事,则其智大矣。孟子反对智者穿凿附会,主 张应当顺其自然,不卖弄小聪明以逆行或僭越。朱熹说: “若 用小智而凿以自私,则害于性而反为不智” ( 《孟子集注》 ) 。 然而,古往今来,多少智者为权利所诱、欲望所趋而穿凿, 且更具穿凿智慧,也穿凿得更为当权者所信。春秋战国的纷 乱,重要原因之一,不就是有许多智者辅政其中穿凿所致 吗?智者辅政如此,当政更甚于此。因此,防智者穿凿,是 自古以来社会制度建设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方面。问题是,防 智者,乃智者,道高一丈,魔高一尺,防不胜防,防了再防, 终无穷尽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ManxbetX用户登录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ManxbetX用户登录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